故宮緣何變得如此年輕?

2019年01月10日来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要讓文物說話,讓歷史說話,讓文化說話」,其最終的落腳點,都是千千萬萬今人與後人

我們「交給下一個600年」的是一堆冰冷的文物,還是一個湧動著鮮活生命力的文化存在?這是值得思考的重大問題

正在打造中的「數位故宮」,不僅注重博物館與社會的融合,也把多學科的跨界融合、傳統技藝和現代科技的跨界融合當作追求,塑造博物館的新形態

一座宮、一群人、13491箱珍貴文物,為避戰火輾轉萬里。離家是為了有一天能夠回家……

這個叫做《故宮回聲》的真實故事,是故宮博物院新近推出的一部連環漫畫作品,目標受眾直指年輕一代。

近些年,「故宮年輕了」的印象深入人心。無論是火爆一時的綜藝節目《國家寶藏》,還是深受年輕觀眾喜歡的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抑或是「故宮淘寶」上那些妙趣橫生的文創產品、故宮微博上那些「萌萌噠」的「段子」……進入網路時代,故宮仿佛開始了「逆生長」,不斷以新的方式,走進公眾尤其是年輕人的生活。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個博物院就是一所大學校」。古建築群、院藏文物和專家學者的智力資源,是故宮博物院獨具特色的資源。怎樣讓這些資源實現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故宮給出的答案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公眾」。再珍稀的文物,也是為人而保存;再高深的學問,也是為人而研究。「要讓文物說話,讓歷史說話,讓文化說話」,其最終的落腳點,都是千千萬萬今人與後人。

正是抱持著這樣的目的,故宮把目光更多地投向年輕一代。從「故宮萌物」系列文創產品,到人見人愛的「故宮貓保安」,再到各種令人忍俊不禁的《上新了·故宮》,緊扣年輕人的笑點淚點興趣點,故宮告別了正襟危坐的形象,在撩撥時代心弦的過程中一點點走近年輕人,血脈筋骨也為之舒活。

「年輕人喜歡什麼,我們就給他們獻上什麼」,故宮負責人這樣分享「故宮正青春」的理念。但服務年輕人,絕不只是「老爺爺賣萌」。更深入研究他們的特點和需求,充分發揮互聯網的社交互動功能,吸引青年一代參與到內容產業的生產中來,文博、文創事業才有了新的源頭活水。前面談到的動漫作品《故宮回聲》就是這諸多嘗試中的一種,它通過與互聯網平臺合作開展動漫創新大賽,面向年輕線民徵集創意,把最具青年人特色的智慧納入創作。這種模式更加符合互聯網時代的社會特徵,其傳播效果自然也就事半功倍。

年齡的「跨界」填平文化的代溝,更多的跨界催生無數意外的驚喜。正在打造中的「數位故宮」,不僅注重博物館與社會的融合,也把多學科的跨界融合、傳統技藝和現代科技的跨界融合當作追求,塑造博物館的新形態。一旦這些「完美碰撞」擦出火花,故宮就「活」了起來、「火」了起來,產生1+1遠大於2的效果。許多人欣然看到,這種「故宮模式」近年來已經影響和帶動了一大批國內文博機構,甚至在年輕一代中引發了報考故宮博物院以及大專院校文博專業的熱潮……

明年,故宮將迎來自己的600歲生日。「把一個壯美的故宮完整地交給下一個600年」,是故宮孜孜以求的目標。我們「交給下一個600年」的是一堆冰冷的文物,還是一個湧動著鮮活生命力的文化存在?對於所有從事傳統文化保護傳承工作的人來說,這是值得思考的重大問題。

故宮的嘗試給出了一個答案:作為一個「古物」,它實際上已經贏得了這個時代的熱情接納。然而600歲的故宮,既不是中華大地上最古老的寶藏,也絕不會是推陳出新者中的最後一個。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它所開啟的一系列探索,將迎來更多跟進者和趕超者。

《 人民日報 》( 2019年01月10日 05 版)

[編輯:王小明]